当前位置: 首页养殖生猪饲养管理> 正文
Nikolaj Kjellerup场长——配种与产房的管理
发布时间:2016-04-29 13:09作者:wangdingke来源:赛尔畜牧网

     4月28日,由赛尔传媒主办的2016中欧生猪发展大会在郑州拉开帷幕,北欧农庄生猪养殖有限公司Nikolaj Kjellerup场长出席大会,并作“配种与产房的管理”的主题演讲。

我将会介绍一下中国与丹麦养猪业的不同,但是主要集中在成品猪以及母猪的管理上。大家可能更关注的是关于库存或者是关于如何给小猪断尾,以及育种方面,但是我所关注的是如何管理。

今天我可能不会讨论太多关于细节上的东西,而是上升一个层次,主要讲解一下关于农场管理方面的问题。我的中文名字叫尼古拉,来自丹麦,现在是北欧农庄5000头母猪场的农场经理,也是三期7700头母猪场的农场经理。5000头母猪场有一半是纯种猪,有一半是杂交母猪。北欧农庄有大约一百名员工。我现在站在这里,其实我也很关心我的员工在工厂里工作得怎么样,他们是否按照应该做的事情在正确地进行工作。

我从2015年1月开始在中国工作,将会在中国待很长一段时间。在这之前我在丹麦做农场经理,但是那都是一些经营管理不太完善的农场,我的任务是帮助这些农场走上正规。在丹麦我所接受的教育是关于农业方面的,在2012年完成了农业学以及领导与管理的学业。在晚上的时候我也会多学习一些关于领导与管理员工的问题,从2000年就开始从事农业生产。

我介绍一下丹麦的情况。丹麦在很多年前就是一个农业的国家,养猪业在丹麦的经济中占有很重要的一部分,并且大部分人口都从事养猪业工作。从1973年加入欧盟(注:1973年丹麦加入欧盟的前身欧共体)后由以前20%的人口,到现在不足5%的人从事养猪业工作。从加入欧盟后我们开始将产品销往欧盟国家,一年生产3000万头猪,其中大部分都销往欧盟国家。我们每年生产这么多的猪,但是丹麦国内的人并不会买,虽然他们是高质量的,但是他们不愿意花更高的价格买这样的猪,宁愿买相对于便宜一些的猪肉,而丹麦的猪会以更高价格卖往欧盟国家。

丹麦法规与中国法规有很大不同,丹麦对于环境、动物福利,药物以及员工福利有很明确的规定。关于员工福利与中国的劳动法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是与欧盟其他国家也存在很大的不同。环境方面对猪粪的管理有明确要求,这决定了猪场有多大面积可以养多少头猪。关于动物福利,他们对每一头猪所需要的活动范围,活动面积有着很明确的规定。我所知道的是每一头母猪,他们在圈里面需要有足够的空间可以放松;在配种的时候将母猪锁在栏子里。在其他的部门,比如妊娠以及产房的时候他们需要有足够的活动空间来放松。关于劳动法,工作时间以及薪资上面与中国的劳动法几乎相同。

丹育种猪不仅在丹麦使用,也在中国使用。我们重新回到丹麦养猪场的数量变化上,在一段时间内,丹麦养猪场的数量正在逐渐减少,但是他们的范围也在不断的扩大,并且我们以一种高质量,高价格的情况将猪卖到其他国家。

从1975年开始我们的农场变得越来越少,但是为了提高效率,农场的规模变得越来越大,到2014年的时候丹麦养猪场的数量相比之前已经很少。从2014年到现在,我们为了减少成本扩大生产规模,农场数正在逐渐减少,但是规模越来越大,从事农场工作的个人也从20%降低到不足5%。虽然农场数量在减少,但是我们所拥有的产量是几乎相同的,我们每年大约生产3000万头猪。从1975年之后开始,我们面对着来自欧盟许多其他国家的一些竞争,相比其他国家他们有更低的成本,但是我们政府有更严格的规定。

关于全球最高效这句话,这个主要讨论的是现在的丹麦的情况。在所有母猪中后备母猪占24.2%,平均每窝产仔数,之后是关于平均每窝的死胎数。之后是平均每窝断奶仔猪数。之后是断奶仔猪体重大约在7千克,这个死亡率13.6%,在丹麦主要是指产房的死亡率,但是现在在中国我们的北欧公司里大约是不到10%。而我最主要的是关注这个方面,对产房的管理,所以它能够低于10%。关于分娩率,丹麦是87.2%,现在估计是在90%左右,所以我也比较注重对这方面的管理。母猪的年产胎数是2.26%,但是我认为这个数字有点低,我现在在致力于提升它。关于母猪年断奶仔猪数,现在的平均数是30.8头,但是我个人认为完全可以提高到33。这就是我们所正在建的北欧三场,我们将致力于提高产量。

丹育种猪繁育体系我们有大白猪,长白猪,杂交母猪,之后配上杜洛克,我们现在北欧一半是纯种母猪。我们用LLYY杂交母猪,然后将杂交母猪与杜洛克相配得到商品猪。我们生产大量的猪销往中国市场。我们所有的饲料都是由自己所生产的,然后从世界各个国家买些高质量的原材料。我们将猪场建在城市的稍微偏远一点的地方,以远离其他的养猪场,这样可以保持我们远离病毒或病菌。场内建有仓库以及中央清洗站,这就意味着所有拉猪的卡车如果去了其他的养猪场,或者靠近了其他的猪,都需要到中央清洗站进行清洗,清洗完了之后才可以进行拖猪去卖。我们尽量用自己的员工开这些卡车,然后与其他的卡车相分开。仓库离门很远,主要是为了与其他保持距离。我们很注重生物安全,避免一切有可能的病毒和病菌靠近我们的农场。

北欧农庄5000头母猪场,我们现在在这里工作。我现在所运用的叫做平行的组织与管理方法。这就意味着当我和中国的员工一起工作的时候,我们是平等的。我会与中国员工讨论该怎么处理一件事情,我们应该如何做,每个人都可以发表自己的观点与意见。所有的事情都会发生在猪舍里。当有需要做出一些改变的时候,我会直接到猪舍里和我的员工进行交流与就沟通,因为改变会让他们觉得不安全,我所能做的就是到猪舍里与他们直接交流,让他们感到安全,从而接受改变。我作为场长,既有中国的员工,也有丹麦的员工作为副场长。我选择中国员工作为副场长,这样我们可以互相合作,他们也可以帮助我更好的理解中国文化,从而将我们的养猪场往好的方向发展。我们也有知识与领导力的培训。知识方面都是一些比较基础的,所有从丹麦来的员工他们都知道如何在农场里工作,如何在猪场里工作,他们都非常的了解。有的时候我可能会很忙,所以我会叫副场长以及各个部门的组长来相互合作,让他们来知道每天应该做什么。我也很注重领导力的培训,公司也雇佣了一名丹麦的关于领导力的咨询专家,他一年会来三次,给场长、副场长以及各部门组长进行关于领导力的培训。我认为,一个领导应该告诉员工,他们应该做什么,告诉他们如何做什么。为什么要进行教育培训?因为我的员工有可能在之前从未接触过关于农场的工作,他们对猪的了解也很少。这时我要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处理一些事情,让他们知道每天该做些什么。法律法规的话,就像之前所提到的,我们必须遵循丹麦关于环境,药品动物福利以及员工福利的各项规定。我认为中国的法律法规比丹麦的要好一些。关于高质量的投入,我们给员工提供的东西都是高品质的,这样才能保证最高效的完成工作任务。但是如果员工不理解职责主要是什么的话,这些也没有用。

我们每年会生产出很多的猪,生产出的猪都是高品质的,尽力获得最高品质的产品。关于配种管理我主要考虑训练后备母猪发情,以及如何获得更多的产活仔数。

母猪第一次发情大概在28周龄的时候,也有些从27周开始。一般母猪都是在28周的时候会产生发情,在28周龄之后的四到五天后,才会出现真正的发情。然后我们会根据第一次发情在它的后背上做一下标记,在第二次发情就是21到23天的时候进行配种。关于品质,我希望它们有合适的体型,它们的腿需要足够强壮,并且它们的背部应该是挺直的。它们应该是健康的,健康的颜色,我希望是粉红色,而不是白色。当我打开猪圈的时候它们可以自由的来回行走。但是我不想用被接受过治疗的后备猪,因为那意味着可能有一些问题。

关于后备猪管理,我们会用不同颜色来标志发情,三周为一个单位,依次循环,每周用不同的颜色,标记发情以后进行统一管理,配种前七天进行短期优饲,配种前四天用公猪来刺激发情,配种前两天将公猪带走,然后进行人工授精。这是我所使用的管理后备猪的系统。第一周的时候标记发情,之后我会将他们集中管理,在集中管理的时候他们会打架,可以看出他们是否足够强壮,并且刺激他们进行发情。然后他们在打架的时候会找到猪圈里的一个王,然后他们就会知道该怎么做。我们在不同时间段用不同的饲料,在60到90千克的时候我们用的叫育肥剂料,这个里面会添加一些东西保护猪的肠道。后备母猪、经产母猪他们所用的都是不一样的。经产母猪在产房的时候,几乎给他们相同的饲料,这样可以能够保证他们更好的进行发情。在配种后的四周我们会进行一个背标测试,在括号里小于13毫米,根据他的背标厚度测定他是瘦的,还是一般体型,还是胖的。

然后是关于产房的管理。这里我所说的,在产房里保证每一头母猪有足够的小猪数,他们可以饲养足够的小猪数。一般来说一头母猪会饲养10到15个小猪,如果多的话会找一个奶妈。一般一个母猪15个左右,如果多的话可能会产生较高的死亡率。关于泌乳期间最佳生长,一般是在生产后的24小时之内按大小将仔猪分类,以保持他们一直到断奶的时候不会再进行调配。这就是我所注重的生物安全,因为如果经常这样调换小猪,如果有生病的话可能它就会传播病毒给其他小猪。如何获得下一胎的产活仔数。这样我就会使每一头母猪得到合适数量的小猪数,然后给它们最优的饲喂量,然后可以让他们有足够的营养,直至断奶前都能够表现良好。

如何获得高产的,使用年限长的母猪?我们每天会对每一头母猪以及后备猪进行检查,以看他们是否正常。一般是三周到四周这样进行断奶。当我到保育舍的时候就会看员工是否在正确的时间给小猪断奶,如果过早的断奶小猪会非常瘦,之后生长也会不太好。我们都要保证在三周之后给小猪断奶,这样它才能够健康的生长。

关于员工管理,我个人认为是十分重要的。我们在平常的工作当中会考虑一些很细的问题,例如我们现在正在为清场做准备,我们也会告诉员工应该到底怎么做,每天应该做什么,大家很清楚这些。然后我们会建立一个基本的准则,告诉员工每天应该做什么,需要怎么做,如果不是非常必要的话,就不要轻易的去改变它。每次改变这些准则,会花很多精力,很多时间,也会花很多金钱,所以我认为这是不可取的。关于对合适的员工进行测试,我们会发现表现得好的员工,并且给他们做一些培训,做一些测试。我会给他们一些小任务,看他们是否能够完成这些任务,然后看他们领导力如何,我会给他们建议,但是会由员工自己来做决定。我有一些表现得很好的员工,而且他们都是中国员工。因为他们都表现得很好,所以我也很信任他们,他们可以把我布置的任务都很好地完成。我也会告诉他们,我的一些期望,然后他们就能知道我所希望得到的东西是什么,然后他们就会按照这个准则去做。每天当我走到猪舍里去与员工交流的时候,我会很清楚的告诉他们我的期望是什么,我希望大家怎么做,然后如果他们不理解的话,我会一直重复,直到他们理解为止。我会找一个负责人,然后告诉他应该怎么做,并不是他一个人所负责这件事情,而是让他和他的员工一起合作完成。

0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推荐阅读
本文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Copyright © 2011 www.boyar.cn 博亚和讯
京ICP备13008321号-1
公安部备案 11010802029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