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养殖草食资讯> 正文
疫情下的产业危与机 | 奶源供需失衡导致倒奶 奶牛养殖业自救解困
发布时间:2020-02-13 16:26来源:新京报
往年春节过后,乳制品企业会迎来奶源小高峰。然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多地交通阻断,乳制品销售下降,部分中小牧场出现被迫倒奶,喷粉企业门口排起长队,乳制品企业顶着资金压力按合同收奶……奶源供给从短缺变成了过剩。

 
业内预计,奶价下调的可能性将在未来增大。面对这种境况,整个奶业正在多方寻求自救办法:乳企按合同收奶,加工成常温乳制品;部分省份出台扶持奶农的金融政策等,上下游共同努力,以期渡过难关。

13省份出现倒奶现象

 
“疫情对奶牛养殖行业影响挺大,一些下游乳企停产,中小牧场的原奶运不出去,只能喷粉。”张超(化名)是山东一家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的成员。一周前,由于运输不畅、排队等待喷粉的时间过长,他的一车30吨原奶(生鲜乳)只能白白倒掉,按照3.5元/公斤的收奶价算,损失超过10万元。
 
据张超回忆,自大年初三初四开始,部分地区封路,由于没有通行证,牧场运奶车辆出行受阻,“当时就盼着等乳企上班后能来牧场收奶。”然而随着疫情发展,部分中小乳企延期复工,大乳企虽在坚持按合同收奶,但由于疫情导致的终端产品销售下降,一时间无法消耗这么多原奶,只能让奶农到喷粉厂喷成大包粉后再收购。

“据我了解,现在全国各地牧场都在喷粉。山东地区只有两家喷粉厂,往年喷粉两天就能完成,现在牧场都在排队,一等就是几天。鲜奶保质期本来就短,等排到了,一检验质量就不合格了,只能倒奶。”张超说,几天下来,他倒了三四次奶,损失超过100万元。
 
而据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湖北省岗位科学家反馈,以及湖北省奶协提供的数据,因封路导致运输受阻或加工厂停工拒收,湖北省从2020年1月22日开始也出现倒奶现象,截至2月3日,共倒奶700吨左右。
 
据中国奶业协会对特殊时期奶业生产信息的监测,截至2月7日已有13个省份出现倒奶现象,半数以上的奶牛养殖场出现饲料短缺,大型乳品加工厂开始喷粉,企业销售同比下降。以上情况已上报农业农村部及时协调解决。
 
不过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胜利和乳业上游杂志《荷斯坦》主编豆明均向新京报记者证实,倒奶是部分地区中小牧场存在的现象,不具有全局性的影响。新京报记者联系到的天津、河北地区奶农尚未出现倒奶问题。

供需秩序被打破

 
为了解新冠肺炎疫情对奶业的影响,2020年1月底到2月初,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对黑龙江、陕西、新疆、天津、山西、河北、辽宁、上海等地的20个综合试验站及国内大型奶牛养殖企业和乳企进行了调研。
 
报告显示,因各大乳品企业和牧场均能遵守生鲜乳购销合同,目前生鲜乳收购基本正常,暂未发生奶量限拒收、奶价下调等问题。但小型牧场和自营奶吧一般没有和乳企签订购销合同,原奶又运不出去,因此在疫情期间受影响较大。
 
李胜利认为,尽管小型牧场和自营奶吧牧场在全国奶业生产中的总量占比很小,但这些微弱变化反映出正常的市场秩序受到了影响。疫情引起的“封城”、封路、商超部分关闭等情况,导致终端乳制品售卖不理想,产品积压传导到奶源,造成大量生鲜乳喷粉处理。
 
据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调查了解,目前国内几大乳企均开始喷粉,且有增加趋势。有企业反映,现有喷粉厂已无法解决富余生鲜乳,会导致一部分生鲜乳无法收购。而大量喷粉造成乳企成本大幅上涨,且资金占用压力巨大。

这也引发了张超描述的奶农排队喷粉的一幕。他告诉新京报记者,乳企在疫情期间产品销售也有困难,整体奶源需求在减少。另一方面,由于喷粉企业太多,排队时间过长,很多牧场不愿冒风险,只能以更低的价格将奶卖给个人。这些收奶人通过关系网将收来的奶送去喷粉销售,从中赚取差价。

“奶农日子不太好过,乳企面临的压力也很大。”光明乳业方面告诉新京报记者,一般情况下,奶源成本占总成本的65%左右,但现在是非常时期,其他各项成本都在提高。

新希望乳业也在近日回应投资者提问称,公司在生产经营方面受到的影响,主要体现为疫情影响部分商超关闭,商超客户的购买时间、购买方式和购买行为发生了一些变化,市区、乡镇村的部分销售网点关闭,学校延期开学等,对部分常规渠道的短期动销一度带来影响。
 
豆明还了解到,即便喷粉后也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如没有足够的包装来储存奶粉。“如果消费端不解套,生产端也没有办法。目前来看,终端需求还没有缓解迹象。

奶价下行迹象初现

 
“如果现有情况再持续一个月,预计就有牧场开始卖牛、杀牛了。”张超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在山东的牧场已经营了六七年,目前奶牛存栏数量为600头,泌乳奶牛不到300头,日均产奶量为10吨左右。如将饲料、水费、电费、人工等成本加在一起,每公斤牛奶的成本在2.6元左右,“低于这个价格卖奶就是赔钱。
 
他向新京报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8吨奶出1吨粉计算,喷粉后的奶价约合2.2元/公斤-2.5元/公斤,低于其2.6元/公斤的成本价,更低于3.8元/公斤的收购价。如果卖给个人则价格更低,约合1.5元/公斤左右。但养殖成本并没有压缩空间,“奶牛吃得不好,产奶量就会下降,且是不可恢复性的。
 
在河北张家口奶农老刘看来,此次疫情给奶业上游带来的影响超过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和2014年的奶价下行。“2020年原本是个好年头,像河北奶价已经涨到了4.3元/公斤,疫情来得太突然,谁也没想到。
 
据农业农村部数据,2019年1月-11月,全国生鲜乳产量同比增长5.7%,奶牛养殖效益普遍在3000元/头-5000元/头,生鲜乳价格维持在3.8元/公斤以上,已达到2015年以来的历史最高值。
 
“疫情导致的乳品销量减少,原奶供应在短短一个月内就从不足变成过剩。” 豆明表示,原奶价格通常是一个月一议,现在有下行迹象,下降多少还无法预测。山东省奶业协会会长张志民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1月份各乳企能按合同价执行,2月份奶价尚未确定。在乳制品市场消费制约因素和疫情影响下,今后奶价存在下调的可能性非常大。
 
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调查发现,2020年1月30日,济南生鲜乳平均收购价格为4元/公斤-4.2元/公斤,但已有两家乳企在降低收奶价,其中一家乳企降价0.1元/公斤,另一家乳企则在一周内连降2次,降幅分别为0.1元/公斤、0.3元/公斤。此外,河北保定某牧场也被口头通知生鲜乳可能会被降价,但暂未执行。
 
不过李胜利提醒,根据最近一次国际拍卖价,新西兰大包粉已降到3040美元/吨(约合人民币2.12万元/吨),降幅达6%。以此计算,国内喷粉价每吨要高出近1万元,依然没有竞争力,此次喷粉对进口大包粉的取代作用有限。
 

上下游自救共渡难关

 
结合这次疫情影响,豆明认为,一些牧场也应该反思。2019年受奶价上行影响,不少地区开始兴建牧场,“乳业发达国家执行牛奶配额制,牧场多养殖要经过乳品公司同意。现在很多牧场的奶没法处理,是因为未与乳企签订合同。
 
为尽可能降低养殖行业的经济损失,2月3日,农业农村部发布《关于维护畜牧业正常产销秩序保障肉蛋奶市场供应的紧急通知》,要求不得拦截饲料、畜产品运输车辆、支持企业尽早复工。
 
老刘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河北省已下发扶持政策,号召金融企业给予奶农扶持,帮助奶农渡过难关,他已经向银行申请了贷款。
 
而在市场承压的情况下,上游乳企也在尽力收奶。日前,光明乳业就公开承诺对合作牧场“不拒收一滴奶”,且不随意降低原奶收购价格。光明乳业将回收的原奶主要做成保质期较长的常温产品,“虽然目前终端销售暂时遇到困难,但公司会在营销、终端等方面想办法,通过打折、买赠等活动进一步畅通销售终端。
 
新希望乳业则认为,牛奶的刚需并未消失,公司采取的措施也收到明显效果。这些措施包括拓展线上业务,推动订奶到户、送奶到家业务,在社区外摆点销售,加大对低温产品特别是低温鲜奶的传播和推广,在更贴近消费者的社区店、便利连锁店加大销售力度等。

为把握疫情期间奶业生产情况、了解产业遭受的损害,中国奶业协会根据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意见,已启动特殊时期奶业生产信息监测,并及时上报农业农村部。目前,已同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奶业协会和相关部门、中国奶业20强企业(D20)及5家观察员企业、200余家奶牛养殖场和近90家乳品加工厂建立信息沟通渠道。

*本文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电话:18037323180*

0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本文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Copyright © 2011 www.boyar.cn 博亚和讯
京ICP备13008321号-1
公安部备案 11010802029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