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企业动态> 正文
智能养猪业风口已到 谁能抓住历史机遇——专访小龙潜行科技有限公司CEO鞠铁柱
发布时间:2019-04-24 08:40来源:小龙潜行

【导读】 人工智能的研发已经超过60年的历史,2018年是人工智能产品落地重要里程碑的一年,智能企业纷纷试水,经过千锤百炼的不断升级迭代智能产品在各行各业都有不同类型的产品落地。人工智能的出现,实际上是具有颠覆性的革命意义。农牧行业的养猪人工智能,恰恰走在了农业行业发展的前列,以人工智能为抓手,彻底改变生猪养殖的管理模式及其未来的发展方向。

 

4月,是个草长莺飞的日子,记者带着对2019年养猪业的忧虑,带着对人工智能的期盼,带着对小龙潜行的好奇,首次走进小龙潜行科技有限公司,去探一探这家在猪人工智能的相关工作所取得成绩背后的故事,去挖掘为解决养猪业转型而默默耕耘的企业成长故事。这对于长期沉浸在饲料养殖企业的媒体人来说,人工智能还是一个陌生的领域,到底给饲料养殖行业能带来哪些革命,带来哪些机遇?希望这些在小龙潜行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微信图片_20190424083152.jpg

小龙潜行科技有限公司CEO鞠铁柱

 

好纸造成鸢 占得风来便有缘


记者:人们常说,人是有缘的,树是有根地,鞠总是怎么样的契机开始做养猪人工智能?又是怎样的情怀让您不断探索,日夜兼程?

 

鞠总:临江仙有句话说得好:低回共应尘缘。缘分这个东西不得不信。可能会在机缘巧合下,就已经让我埋下了从事与养殖相关的产业的伏笔。早在读书时期,绘画是我当时最大的兴趣爱好,在漫长的学习生涯中,绘画让我忘记了周遭的烦恼,忘记了九年中的艰苦日子,这也是我长久以来如影随形的一个职业。现在的工作是从我进入大学开始学习畜牧专业开始,这就是源头,虽然在大学期间的学习经历并没有给我的职业经历有太多的加分,但我始终没有离开畜牧养殖业太远;始终关心着畜牧业发展,这毕竟是我四年大学生涯的宝贵财富。从大学二年级开始创业,进入IT行业,我以为,我与畜牧业也已经隔了万重山水。但在千回百转间,我又回到了畜牧养殖业,这个行业让从来没有的信心十足,我也非常有信心做好这份工作,为农牧行业的转型出一份力。

 

记者:人都说性格决定命运,很多人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对于您来说,如何确认进入养猪业的人工智能呢?

 

鞠总:刚才已经谈到我的兴趣爱好是绘画,但随后我阴差阳错地考入了东北农业大学,学习了畜牧专业。在大学二年级,我就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创业,97年进入互联网行业,彼时互联网正是方兴未艾,我在北方同几个兄弟们开始涉足养猪软件方面相关工作,不难发现,在互联网行业摸爬滚打并持续到毕业后的几年时间,每一步都蓄积了太多行业内的相关知识。当然,在这期间也有过犹豫、彷徨,但在畜牧专业的这个土壤里,让我不断地思考畜牧业信息化未来出路,也在不断地摸索产业的未来出路问题。2014年我首次提出人工智能概念,经过近四年多的研发,终于在2018年推出养猪管理的人工智能产品。这也算对这20年的执著于畜牧智能化的一点安慰吧。其实,这也正如梭罗在《瓦尔登湖》中写道:“我愿意深深地扎入生活,吮尽生活的骨髓,过得扎实,简单,把一切不属于生活的内容剔除得干净利落,把生活逼到绝处,用最基本的形式,简单,简单,再简单。”

 

其实人生没有那么复杂,面对它,克服它,超越它就好。

 

图为鞠总为前来参观的联想集团领导讲解小龙潜行企业产品情况

 

山口潜行始隈隩 山开旷望旋平陆

 

记者:人人都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 有趣的灵魂才万里挑一”,小龙潜行是怎样组队,哪种内在蕴含了无限的直抵本性的原力让各路精英汇聚,埋头苦干?

 

鞠总:唯有拥有在黑暗未知中也能毅然潜行的意志、力量和执念,才能在思精理熟之后的深刻到至极的简单。一个人一路狂奔,阻力不大,最难得的是一群人,组织前行,这个需要团队协作,而且还需要价值观的一致。对此企业联合创始人李炜先生付出了很大代价,牺牲了太多家庭时间,他在智能营养方面的执著不亚于我们行业内的专家。当然也离不开联合创始人曾庆元先生在曾经在海尔集团的经营管理功底和文化底蕴,用他工业化的思维去定位产品,让产品说话的思维方式,都给小龙潜行以潜移默化的进步。从各行各业聚集的精英,加上年轻化的队伍作为研发团队的中坚力量,4年中1400多个日日夜夜,每一项专利的申请成功,每一个新产品的面世,都是我们现在的研发团队的汗水的积累。

 

996不是终极目标 是使命

记者:鞠总您是如何看待最近大家比较热议的“996”事件呢?

 

鞠总:在这里我想说的是能够以在“996”这些企业工作而自豪,如果没有互联网的“996”,哪里有我们24小时刷微博、聊微信、看抖音、买淘宝,打滴滴,生活中谁都不是陪跑者,在你索取报酬的时候,看看你自己创造的价值。就像马云说的一样:“改变自己、帮助别人、实现使命”。这才是“996”的真正含义。而我们作为IT畜牧工业的制造者,付出的辛苦可想而知,从最开始的实验室中因为压力大二导致高血压,那种无力感,根本不是“996”的这个时间可以计算的。研发人员的三大必备用品:床、方便面和遮光眼罩。也让您看看我们如何将苍岩老师从英国研究海豚的女博士到来到猪场做研究的,也让你看看我这高级灰的头发的时髦变迁。

 

解决行业痛点 穿越畜牧行业周期


记者:提到人工智能,现在各个行业都能看到人工智能的痕迹,无论城市、医药、旅行等,人工智能已经深入到我们身边的每个角落,您对畜牧行业的人工智能有哪里见解?

 

鞠总:我国虽然是肉蛋奶的生产和消费大国,但畜牧养猪业的粗放型模式一直是养殖业发展的痛点,特别是进入二十一世纪,我国畜牧养殖业的发展受到各种内部和外部的限制,养殖效率迟迟上不来,有三个重要原因:一是我国的人工成本、资源成本在不断攀升;二是粗放型的散养模式也让养殖业面临疫病防控难以控制风险、人为风险、管理风险;三是饲料成本在饲养成本中占比超过60%,精准饲喂极其重要,我们需要更准确的数据,精准饲喂、精准管理在母猪养殖上也是尤为重要的。这也是政府及行业协会、饲料养殖企业亟待解决而悬而未解的问题。那么,人工智能正好可以解决以上问题,利用机器自动采集,大数据计算、云计算等从根本上解决数据准确性问题和管理问题,从而提升养殖企业的判断和决策。

 

成为畜牧行业“守望者”

 

龙科技研发中心春雨实验室研发人员

 

记者:对于小龙潜行的产品,您觉得这款产品会给畜牧行业带来哪些新的思路、新的方向?小龙潜行未来还会向哪方面发展?在落地时又有哪些困难和忧虑?

 

鞠总:我国畜牧行业发展到今天,最缺的不是养殖技术。目前,我国好的养殖技术已经达到了世界的先进水平,但市场上养殖技术参差不齐,低水平的养殖拖累了我国畜牧业的健康稳步发展,特别在2018年8月份发生非洲猪瘟后,半年的时间,席卷了我国内陆各个省市和自治区,连人烟稀少的西藏都发生了非洲猪瘟。非洲猪瘟的爆发一方面暴露了我国养猪业长期疫情监测缺失,产业链缺乏联动管理,导致疫情爆发后难以快速反应,进行有效控制;另一方面,养猪粗放型的管理在本次疫情也暴露无疑。但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小龙潜行的人工智能,恰恰可以解决测量、测背膘和盘点的根本痛点,降低人为接触猪只的概率,减少人为载体携带而降低疫情的发生。同时,我们也在努力研发环控、声音乃至整个猪场系统管理工程,形成大数据对猪只进行分析。在管理和财务盘点方面做到以数据说话,让猪场管理更加理性,而减低人为干扰。

 

当然,我们在产品落地上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如企业质疑,导致前期产品测重、测膘难度大,猪场不让进,猪场场长质疑、认为用处不大等一系列质疑声,但我们始终在质疑中坚持,从2014年开始进入市场,始终在质疑、否定——坚持的质疑声中“潜行”。这也正是我们小龙潜行的内涵,只有低到尘埃里,默默耕耘,才能在收获的季节收获丰硕的硕果。

 

小龙潜行团队

 

采访最后,笔者突然想起,网上的一个段子:行业内破局从来不是自内而外的转型,恰恰是那些能从其他角度让内部发生彻底的变局的敢于吃第一只螃蟹的人,是那些能够敢于创新、敢于打破常规,重新改写市场规则的人。可以预见,正是这些我们这些“小龙潜行们”长期潜行、深入一线,解决行业痛点,才能有望重塑我国的生猪养殖业的产业发展方向和发展模式,从而开启我国智慧养殖模式。


0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本文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Copyright © 2011 www.boyar.cn 博亚和讯
京ICP备13008321号-1
公安部备案 11010802029875